【鹤婶】迷子心中

【鹤婶】迷子心中


很勉强的乙女向。第一人称,我流本丸。鹤球不来我家,搞了个有鹤球的初始号反而更加不开心的怨念产物。

黏糊糊的文字,黏糊糊的感情,黏糊糊的爱哭鬼婶婶,超黏腻的矫情青春疼痛小说风味。确定ok请往下。
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
白鹤在枝头眺望地平。

见到我,他从树上跳下来,扶着腰间的刀拵,笑着说:“我是鹤丸国永。我这样的刀突然到来,是不是吓到你了?”

我也对他报以微笑:“你好呀。”

“你就是新的主人了?”

“似乎是的呢。请多指教,鹤先生。”

“稍微表...

【MHA】【轰爆】黑之境界线 04

跑原创角色剧情啦~本文很慢热,欢迎养肥再看~


04



    藤村雄大擦了好几下火柴才将烟点燃。他知道这可能是他这辈子抽的最后一根烟,因为他的手下把一起抢劫银行的案子给搞砸了。事情过去一周,组长终于指名要见他,再也没法用别的借口搪塞下去。临行前他的女人还睡在床上,露出半个刺满般若的肩膀,他在床前抽完这根烟,将自己的存折和银行卡全都放进红色的女士手提包里。
    他想,如果自己真的回不来,对美树来说,反而是一件好事吧。美树跟了他三年,头一次在新宿街头相遇时,美树正穿着热裤,熟稔地同看起来有钱的中年人搭讪...

【仏英】没有镜子的房间

旧作。


弗朗西斯家里没有镜子。

注意到这件事的时候,亚瑟早已经在这份租赁合同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,并且将一年的租金汇到了法国人的账户上。这是间好房子,除却地理位置稍嫌偏远,周边的环境也好,房屋内的陈设也好,包括低廉到让人心动的价格,可称完美。

“那么你住在哪里呢?”

亚瑟提着行李箱问道。房子的主人微笑着。

“啊,我自有安排。”


亚瑟是个专栏作者,在八卦小报上撰写一些耸人听闻的故事,以赚取微薄的薪水。如今传统纸媒的地位早已被社交网络取代,过去他的同僚们也纷纷弃暗投明,只有亚瑟依然死守着一方豆腐块的天地,孜孜不倦地搜刮着...

【轰爆】黑之境界线 03

01 02


03


那家伙是什么时候染上烟瘾的呢。看动作已经很是熟练了,大概不会比自己更短。

随着时间的流逝,大家都逐渐变得面目全非,究竟应该责备谁呢。毫无意义。独自行走在城市的小巷,习惯用口罩和连帽衫掩饰相貌,就连行走的姿态都刻意改变过。

我是谁?

只是个,无名的凶手而已。橱窗里陈列着新上市的英雄玩偶,他停下脚步,像儿时一般驻足。

你又是谁?

玻璃上倒映出的那张脸,被霓虹灯撕扯得四分五裂。手机突然震动起来,他低头查看邮件内容。发件人是一个未知号码,内容只有短短一行字。

【在哪里?】

真是烦死人了。他的另一只手上还拎着一个大盒子,实在没有心情回...

【轰爆】黑之境界线 02

01


02


“结果是来找你合影的啊!”

粉丝走远之后,绿谷忍不住愤愤地说。

“我以为我这样不会被认出来呢。”

“至少先把你的头发和脸上的伤痕盖住好吗!话说回来你的人气也太高了吧!就算坐下来吃饭也能感觉到有一堆视线往我们这边看过来!”

“习惯就好。”

“不是习惯不习惯的问题!”绿谷撕咬着嘴里的猪排,“可恶,真的好羡慕你啊……简直就像超级英雄一样备受瞩目。”

“当中有不少人,是怀着‘安德瓦的儿子究竟表现如何’的想法才关注我的。”轰用筷子夹起面条,“如果你做得好,就会说,‘果然是安德瓦的儿子啊’;如果让他们不甚满意,那就是‘安德瓦的儿子,不过如此’...

【轰爆】黑之境界线 01

【轰爆】黑之境界线


一个what if。

假如爆豪双亲遭villian杀害,爆豪杀掉仇人的话。
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
01


“你已经逃不掉了!投降吧!”

再一次解决了事件。绿谷出久擦掉额头的汗水,望向头顶泛着红色的夜空。大概又要下雨了,空气里可以嗅到湿润的气味。见到犯人被逮捕,绿谷的内心依旧泛着强烈的异样感。

“Million前辈……最近的抢劫和偷盗案件,似乎发生得有些频繁呢。”

“啊。我也有所察觉了,所以SA才...

【91DAYS】【尼维】旧作三篇

均在TV放送期间完成,链接为图片。

每篇都有肉(扶额)

灰狗

我们无需爱情

公平交易

【文スト】【太敦】无能者的告白

有些恶趣味的太宰先生。确定OK请往下。


************** 


十一月,太宰先生说着“想要溺死在北海道的初雪之中”,便销声匿迹了。侦探社的众人习以为常,应当进行下去的事务并没有因为某人的缺席而停滞,甚至可以说,省去了四处打捞太宰先生的功夫,一半人员,尤其是国木田先生的效率反而更高。

我并不讨厌如此安定的日常,只是偶尔在夜半望见苍凉的白月时,会想,先生是否也感到了相同的凉意呢。与我而言,太宰先生是救命恩人,也是棘手的上司和前辈。可我看不透他,似乎的确有某种信念一般的东西使他滞留在人间,但他自身却在否定这种羁绊。

时...

【MHA】【轰爆】时机错误

毫无逻辑,突然冒出来的片段。成年轰爆在异国执行任务,没脑子的甜饼?


***********


“我再问一遍。军火被转移到哪里了?”

爆豪胜己笑了笑。血丝从牙缝里滴到衣领上。

“去你妈的。”

穿军装的男人举起手掌,两个身后背着步枪的雇佣兵把他从椅子上架起来,他几乎只能被拖着行走。狭窄的审讯室里有一条水槽,一名佣兵从后方踢了他的膝盖,他不得不跪下,头颅却依旧高昂。

“你们就不能换点新花样吗。”

头发被揪住,还没来得及吸气,水面便迅速没过头顶。他拼死屏住呼吸,数十秒后仍然败给求生本能,张开嘴喝进一大口水。喉咙生疼,他想要咳嗽,却不过加快了呛水的过程,不论如...

【MHA】【出欧】英雄夜未眠(一发完)

绿谷成年捏造。微虐。格兰特里诺已去世。包含对原作设定的大量私人解读,慎入。


********************


事发突然,接到消息时绿谷出久正作为委员之一出席职业英雄工会的年度会议,他猛然从自己的座位上站起来,顺便带倒了手边的茶杯。

轰焦冻隔了一张圆桌抬起眼:“……我仍然认为调整职业英雄的税收标准是必要的。英雄们保护人民,现在是人民回报英雄的时候了。”

绿谷的理智渐渐回到身体里。他知道是轰焦冻误会了自己的行为,毕竟前一分钟他们还在为税收提案相持不下。他深吸一口气,尽量不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在颤抖。

“抱歉。我有些...

© 缺德鱼干|Powered by LOFTER